白月怀英

改名字啦,原唰唰唰,Drarry中毒ing

入坑晚的萌新在这里,还没看完电影,还没开始看书,人名都记不太齐,就忍不住动手写了。文笔特别小学生,特别糟糕。只是想看他们互怼而已。最近中了毒。我永远喜欢DH!!!

      “哈利,也许你应该和我去图书馆找找灵感。”赫敏安慰着又因为魔药学作业而苦恼的哈利。“或许吧,赫敏,我想再自己想想,你知道的,我答应了海格去看巴克比克,他说也挺想我的。”赫敏抱起书,抬起小脸对哈利说,“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你的魔药学作业,不然,因为你,斯内普教授一定会给格里芬多扣分的。”哈利沮丧地低下头,“好吧,我和你去。罗恩呢?他怎么办?”哈利不情愿地抱起书,走向赫敏。“在叫我吗?”罗恩突然出现吓了两人一跳,赫敏喘了口气,“罗恩,要是下次你在这样突然出现,我就把你的斑斑丢进黑湖里。”罗恩反射性瑟缩了一下。“好吧好吧,我下次会注意的。”罗恩看着两人抱着书,“图书馆?”赫敏点了点头,“为了斯内普教授的魔药作业,我认为哈利需要些帮助。你要一起吗?”“当然,我可不敢惹斯内普教授生气。”赫敏率先走出门,“那走吧。”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不出意外果然遇到了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两个跟班。“哦,看呐。”马尔福慢慢向哈利走进,“我们伟大的救世主放弃拯救世界的宝贵时间去……”德拉科看到哈利手里抱着的书,挑了挑眉,“图书馆?!”赫敏满脸怒气地看着马尔福,“我想我们去哪?和你没有太大的关系,马尔福。”马尔福看了眼赫敏,“我想我并没有向你搭话,你这个泥巴……”“马尔福,我想赫敏说得对,我们去哪和你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走吧。”哈利拉了拉赫敏,示意她快走,临走前,罗恩狠狠瞪了马尔福一眼,马尔福不甘示弱地也瞪回去。

     “哈利,我简直难以想象,你居然没有和马尔福吵起来。”罗恩显然有些接受不了。“算了吧,罗恩,我现在没那个功夫和他吵,我只想快点完成我的魔药作业,然后去应海格的邀请。”哈利的步伐有些快,可以看得出他真的很着急。“哦,好吧。”罗恩停下来挠挠头,“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赫敏催促道。罗恩连忙跟上。
 

      好不容易在赫敏的帮助下,完成了颇有难度的魔药作业。看着已经完全暗了的天色,哈利轻叹了口气,“希望我还来得及。”
    

       哈利飞快地往海格的小木屋奔跑过去。可是似乎他又被梅林针对了一样。又遇到了德拉科马尔福等人。哈利不想跟他正面冲突,直接从旁边过去,却被马尔福拦住,“嘿,波特。跑那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在你那个泥巴种朋友和那个穷酸的韦斯莱不在的情况下对你怎样!”哈利皱起了眉头,向马尔福逼近,“闭嘴,马尔福,我告诉你,如果你下次再这么说,我就堵上你的嘴。而且我现在没空跟你吵。”马尔福向身边的人轻蔑地笑了笑,“好吧,我们的救世主总是很忙,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堵住我的嘴,用你的魔杖吗?还是?”马尔福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身边的人也跟着笑。哈利并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我会有我的办法的。现在,让开。”径直撞开马尔福,又飞快地向海格的住处跑去。留下几个斯莱特林看着他的背影,其中马尔福的脸色有些难看。

     第二天,顶着有些重的黑眼圈跑进魔药学教室那刻,就看到黑着脸的斯内普,显然,哈利也并不想多做解释。“好的,波特先生又一次迟到了,格里芬多扣十分。”罗恩和赫敏都摇摇头,而斯莱特林都在暗暗发笑,哈利朝笑的很明显的马尔福瞪过去。

     “波特,你上次说的,堵住我的嘴,怎么想出什么好办法了吗?”马尔福脸上挂着笑,又一次拦住了哈利的去路。“就算有,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哈利瞪着马尔福,“好吧,你那个泥巴………”赫敏和罗恩惊讶地看着哈利向马尔福亲了上去,“哈利……”不一会儿,哈利就放开了马尔福,“好了,你看到了,可以走了。”马尔福惊讶于哈利胆大的举动,愣了一会,脸上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就又挂上了那副略带嘲弄的笑容,“哦,波特,你亲了我,好吧,这很让人意外,我从来不知道格里芬多的人这么开放。”原本愣住的斯莱特林的人笑了起来,哈利也在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懊恼。“我……我只是没带魔杖,但不可否认这是个好方法,至少你说不出侮辱我朋友的话出来。”哈利耸耸肩,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赫敏,罗恩,我们走吧。”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

    “哈利,你刚刚的行为真是太………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万能的万事通小姐也表达了对刚刚哈利行为的无奈,“那就别说,当做一场闹剧吧,你知道的,那该去和梅林喝茶的马尔福总学不会尊重别人……”赫敏罗恩又互相看了眼,听着哈利对马尔福的各种抱怨,以往他们总会附和几句,不过这次事件发生后,他们总觉得这些抱怨有了些特殊的含义。

个签改不了,难受,最近去了哈利波特的坑,Drarry  only

【白狄】与你的故事

狐阴向

小学生文笔

一个某个人总算想起她是个尬文的了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咸鱼躺


         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就连再超凡脱俗的人也不能例外。人类,会被欲望蛊惑,人类,也能成为妖怪动力的源泉。不过,这一切,李白都不需要,本身就是力量的代名词,即使现在犹如丧家犬般。很难去判断,他到底是最后的幸存者还是赢家?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活着。

    妖怪,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就连再强大的妖怪也不例外。没有任何人能统治天下越百年,同理,自然,妖怪也不能长久地,平安无事地统治一块地方。总会有强大的妖怪被驱逐,总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而狄仁杰想做的,不过是看那位于传说中的妖怪到底强在哪里,值不值得自己收做式神?为此,牺牲一些事情是很有必要的。比如说现在,一个晚上,跟着一个醉鬼。
   

         “小二,再来一壶酒。我说这位阴阳师大人,是这样没错吧。”李白端起酒碗喝了口酒,看住狄仁杰。“我叫狄仁杰,字怀英。是一名阴阳师没错。”狄仁杰的微笑总是若有若无的,很彰显他神秘莫测的气质,不如说,是特意为这种效果而苦练过的。“那,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李白又一次端起酒碗闭上眼,一干而尽。“我觉得,你身上有种莫名强大的力量,让我想要……”“酒来了,客人慢用。”“小二,钱找位大人要,我该走了。”拿起一坛酒毫不犹豫地离去,快到小二来不及反应,只好目瞪口呆地看着狄仁杰。狄仁杰拿出一些银两放在桌子上,也转身离去。
 

   照以前,不仅青丘的子民会对李白的这种行为感到惊叹,或许李白自己也会不耻这种行为吧。到底,上千年的漂泊还是沾染了些许凡尘气息,还是痞子那种。“一代大妖做出这种行为,怕是会被妖族耻笑吧。”“生性自由,谁能耐我何?能到这,想必阁下也不是简单的人物。”狄仁杰慢慢走到李白面前,“在阁下眼中,我这种人应该称得上平凡才对。”李白打开酒坛的封口,毫不在意地把酒倒进自己的口中,月光从侧面打在他的身上,此情此景,仿如一幅能让人入魔的画。可刹那间,数道剑光便向狄仁杰飞去了。李白本以为会和前几次一样,不过是有一个发现自己秘密却又不得不丧命的剑下亡魂。但是狄仁杰却好好的,甚至没有挪动地方。“看来这些小招数还不足以撼动阁下。”“想必过去也有不少发现你是妖怪的人。”李白站了起来,那原本的一袭白衣也变成了一身紫裘,背后腰间挂着的东西不时闪着一丝亮光,手上的剑也闪着嗜血的光芒。“阁下到底是谁?”李白的嘴角微微上扬,说实话,他根本不想知道狄仁杰是谁,不过,对于一个花小招数解决不掉的人,让自己短暂的记住他,或许是最好的丧礼了。“我叫狄仁杰,字怀英。是一名阴阳师。”狄仁杰还是挂着那抹神秘莫测的微笑。“你很强,让我有了想收式神的冲动,上一次有这种执念还是遇到那只玄武的时候。”李白对狄仁杰的话有了兴趣,“玄武?你这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吧。”“会吗?”狄仁杰手里出现了几张符咒,“我不是个喜欢炫耀的人,不过既然阁下有想杀我的心,我怎么也得做好防身的准备。”“杀你?哈哈哈哈!!!”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般,李白收起剑,笑了出来。“你们人类真有意思,我对杀人没兴趣,况且,人自己吓死的,和我可没有太大的关系。”说完纵身一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狄仁杰叹了口气,“一股狐狸味道,以为藏的住吗?”慢慢地向李白的方向走去。
     

       “你可真烦人,缠着我做什么,莫不是相与我共度良宵?”李白看到不远处以为早已甩掉的身影,有些不耐。“你是妖。”默默纠正了李白的错误。“我需要一个强大的式神守护我的家族,你是我这么多年来发现最符合的一个了。”“呵,你可知我是谁?”李白的语气更不耐烦了。“你是妖。”依旧挂着那抹神秘莫测的微笑。“除此之外呢?”“你很强!”李白显然不想跟狄仁杰废话太多。“你也清楚我是实力强大的大妖,做式神这种事不觉得没可能吗?”“心恒,事成。”“随便你好了。”李白摆摆手,放弃了和狄仁杰争辩。
 

        “人类总这样吗?为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竟然连这种事都干的出来?”李白向狄仁杰询问,却看到狄仁杰早已走远了,“为何有那么快?”“我,虽为凡尘人,却不入世多年。”狄仁杰的回答可谓有些温吞了,和平常根本不符。“嗯?”李白有些困惑了。“他们为何叠在一起,还那样子叫唤?”李白听完不觉一笑,“我说,看来你的家人把你教导的很好嘛!!”眼里满是戏谑。“我并无家人,只有族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李白凑到狄仁杰耳边小声回应。“她……他……他们不是夫妻怎可?”“世上偷情的男女多了去了。”
 

      李白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和狄仁杰走到一块的,或许是看到他一个人在后面跟着的身影很落寞,或许是想到了自己很孤单,或许是两人都缺了个伴,一个可以让自己身心都可以相伴的人,只是两人都在这个时间点恰好的相遇而已。“你的族人是什么样的?”旅途中,狄仁杰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一群虽然弱小却令人开心的小妖。”“青丘只有你一个大妖吗?”“当然不是,只是……跟我比起来,他们都弱而已。”“………”“你的族人呢?”李白反问道,“是一群需要保护的人。”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族人会回来的,说不定到时我可以去你的地盘划一块地方居住,时不时去吓唬一下你的族人。”狄仁杰听罢,露出一个很浅的不符合阴阳师神秘气质的笑容,“你不被他们吓到就好。”“说的你的族人很可怕一样,我可是大妖,懂吗?青丘之主。”狄仁杰伸手摸了摸李白的耳朵,“嗯,青丘之主。”李白抓住狄仁杰摸他耳朵的手,“你知道摸我耳朵代表什么吗?”“不知道。”“不解风情。”
    

        是不是只要剑够快,就可以斩断死神拉住他衣襟的手,是不是只要够强,就可以摧毁他通往冥府的道路,是不是,只要他握住他的手,就可以,一起走了。世界上不止李白一个强大的狐狸。对于这种,李白总会露出棋逢对手的笑容,可是,如果对方毫无顾忌,自己又有顾虑,那就是不一样的结局了。“哦呵呵,青丘之主,吞了你的内丹想必我就可以得道飞升了吧。”李白挽了个剑花,“痴人说梦。”对方的攻击却直直的打向身后的元魂灯。李白急急忙忙地躲开,却发现早已深陷对方的圈套,“你顾虑太多了吧。”“和你孤家寡人不同,我可是有一大家子要养的。”“同时也包括这个小阴阳师吗?啊!!!”一条尾巴被莫名的火焰所灼烧的痛苦让那只女狐狸难以忍受,李白就这样看着狄仁杰原本在月光下略微反光的黑发,渐渐变白。那一刻,他终于想起了听过的人间传闻。【阴阳术的创始人是个怪人,鹤发童颜,一手符咒出神入化,无数大妖死于他手………】狄仁杰向李白走去,“你要杀她吗?”“为什么不?”“好,当做我送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礼物,我希望在我走后,你能代我去看看我的族人。”双手抛出的符咒,却在上演一出生与死的别离。“急急如律令。”【“族长,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玄武,借你的龟甲一用。我把全部的法力做成的这个结界,想必没人能打破,不过,还差一个能守护结界的人。”“族长,我来!!!”“不用。我出去找,这个人必须自愿才行。”“可是,族长,你这样容易被其他居心叵测的妖怪盯上的。”“那就只能殊死一搏了。”】狄仁杰最后回头看了狄仁杰一眼,【“我用生命换我族人的和平,希望你可以理解。”】没说出口的话语,以及逐渐消散的躯体,李白把一个掉落在地的内丹捡了起来,“真是,死前也不告诉我你住哪?我怎么找啊?”只是为何没有雨,却有雨滴落下。
  

       李白遇到了一方强大的结界,本来想强行用武力打开的,却莫名其妙进去了。那是一个很神奇的世界,人与妖和平的相处,但是妖怪们的样子却很狰狞,人类却像没反应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李白敢担保,从中央那间屋子里散发出来的大妖气息,绝对不下五道。“欢迎,稀客。想必你就是族长请来的人吧。请进。”仿佛明白了些什么,李白摇了摇头跟了男子走了。
  

      一代代人逝去了,一个个妖也逐渐消逝,一个个新生的生命降临在这块土地上,就连李白的族人也在那长时间的蕴养中有了些许生机。只是,有个人再也回不来了。每当大妖觊觎这块土地的灵气时,总会有只紫色的狐狸现身,“此乃青丘与狄氏领土,若不赶快离去,休怪我剑不留情。”纵使那人不在,终是成为了他束缚。

【玄亮】你儿子没上八十别来见我

无逻辑的h

黑帮教父备x黄金分割率亮

嗯……大概就是h不足四分之一的那种

小学生文笔

上次拉票的还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7639640798168

【求助】没梗了

上次拉票,诸葛新皮肤让我想到了吕赵玄亮怎么写,白狄没主意啊!!!你们想看啥啊???给个建议!!!

顺便我也很想呵呵

小天使们尽管说吧!!!

【夺鸣】七夕

一个人暗戳戳在乐乎又发一遍,反正没人看

大寸口鸟真好

至今没有太乙的小伙伴画夺鸣

伤心😔

“哟,这不冯公子吗?这么久没来我们这了,今儿个可是七夕了,不瞒公子,我们这新来了个姑娘,那姿色,可堪称一绝啊,而且可还没见过人啊!就等着公子你呢!”青楼的老鸨热情地招呼着刚刚踏入门口的冯夺,冯夺把扇子打开,“那就麻烦了,我倒是想见识下,到底是何等姿色能让你这么夸赞。”老鸨往楼上走去,冯夺立刻跟了上去。“就在这了,公子你看……”老鸨的意思很明显,冯夺把一堆银票丢下,挥挥手示意老鸨离开。

    冯夺推开门走了进去,和一般的青楼女子无异的房间,有着催情功效的檀香,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为了营造气氛的纱特别多,“这还真是特别的欢迎仪式。”冯夺把扇子一收,用它轻轻敲打手心,向纱幔的尽头走去。

     冯夺掀开遮掩的帘子,里面躺着的是一位美艳的女子,一头黑发散落着,把姣好酮体的私处若隐若现地遮挡着。“啧,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过老鸨怎么有能力把这样谪仙似的人物给弄回来的。不过,这可便宜我了。”冯夺刚想欺身上前,却被一把抓住了手,“登徒子?我问你,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冯夺万万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姑娘,你不松开我,我可没力气回答你啊。”黑发女子慢慢松开了,“姑娘叫什么名字?”冯夺直勾勾地盯着人姑娘因为制止他的行为而露出来的胸部。“钟鸣。”女子回答完,然后很明显注意到冯夺的视线,顺着视线往下看,看到了自己的胸部,钟鸣愣了一会,迅速地把被子裹在身上,说是被子,不如说是为了增加情趣而用的薄纱。冯夺收回视线,“钟鸣?这么男子气的名字怎么会?”钟鸣并没有回答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里是青楼,鸣儿,你猜你为什么在这?”钟鸣想了一会,“登徒子,别盯着我看,还有,我怎么在这和你没多大关系,你去帮我找件衣服过来,我要走了。”冯夺在床边坐下,“走,这可不行。”冯夺摇了摇头,“你可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钟鸣站了起来,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金乌剑。”冯夺昏过去前看到的只有女子纵身而跃的身影以及那响彻于耳畔的悦耳的铃铛声。

    “不瞒师兄,我在修道前很久见到过一位绝色女子,那名女子有着和师兄一样的名字,那姿态让我难忘至今。”冯夺满脸笑意地看着端着酒杯的钟鸣,“嗯,还有这事?师弟可真是好福气。”钟鸣把杯子放下,“夜深了,该回去了。”“师兄在如此佳节,真不与师弟我多小酌几杯吗?”钟鸣停住步伐,“佳节?”“今儿个可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钟鸣听完毫不犹豫地走了,只是迈步响起的铃铛声,回荡在冯夺耳畔那又是另一番意味了。

【占tag致歉】无耻拉票,痛恨自己做不了什么

求你们投医生,就那个粉色头发,叫罗马尼的男人一票吧,只要你们投他!!!我写啥都行,不吃也可以,底线都不要了,求你们啦!!!还没看的可以补!!!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

【白狄】无责任狗血剧情

小学生文笔

大众撞梗

狗血剧情



              李白是在开学典礼那时见到狄仁杰的,身为学生会长发言。看起来那么耀眼。

          说起李白,可谓是新生中的传奇了,中文系奇才,出口成章那种。这样的人运动神经还超发达,刚进来没多久就被学生会选中啦。

           “喂,会长大人,这次聚会你依然不去啊。”李白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搭上了狄仁杰的肩膀还拍了拍。“嗯,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狄仁杰把李白的手掰开,“还有,下次不要随便拍我肩膀啊,很疼的。”“啊,知道了知道了,那会长我先走了。”李白冲狄仁杰摆了摆手,满脸笑容地走开了,狄仁杰扶额,“下次肯定还会这样吧。所以说,力气大就这点让人讨厌啊。”狄仁杰揉了揉肩膀,无奈地摇了摇头。门外的李白的笑容更加得意了。

        李白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学生会其他人早就去聚会了,他也是为了能和狄仁杰多待会,没有去。“啊,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打发好呢?宿舍又跟他们说好了,可能会晚点回去,图书馆之类的绝对不去啊!!!”李白烦恼着接下来的行程,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狄仁杰也独自一人走着,刚想上去,又想起了自己说过要去聚会的,“好了吧,李白,说谎是不对的。”虽然这么说,可还是偷偷跟了上去。“就这一次,我发誓。”
  

         “墓地,来这干什么?唉,不会是什么狗血剧情吧。”李白继续跟上去,照片上面的人把李白少有的神智给拉了回来。“只有你看的到我吧,也真奇怪。不过,你最近的行为太奇怪啦,都快入魔了,所以,即使再舍不得,总之,你还是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啊。”李白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狄仁杰,再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喂,李白,你听说了吗?这个学校以前有个很能干的学生会会长,结果在大二毕业那年为了救个小孩出车祸死了。】【是吗?那可真可惜。】狄仁杰过去拍了拍李白的肩膀,“那么,以后就是你一个人了,会长大人。加油!”李白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墓碑上狄仁杰微笑的照片还在刺激他的内心,“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明明和你一起的时光那么美好啊,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李白,你怎么突然倒在墓园门口啊。要不是身上有学生证,估计要费好大功夫呢!”“啊,不知道,就突然那样了,感觉做了一个挺长的梦的。”“什么梦,记不清了。”“你可要快点精神起来啊,明天开始可是有很多活动需要学生会主持的。”“嗯,我会的。因为梦里好像有人有叫我加油。”

【白狄】关于新来的英雄

小学生文笔

爱上了一个冷漠的男人有错吗

李白失宠系列

凑合着过吧/看吧………

私心打下铠的tag,然后问下长城小队的人的身高是多少啊?想写铠约……

没错,如果不是为了问身高,我会继续咸鱼


    峡谷里突然出现了以为很强势的打野,这样一众打野系的英雄都有点尬,因为等他们打完一只野怪,人家已经打完两只了。李白把手里的剑放下了,把惩戒换成了狂暴,赵云把手里的长枪放下了,带了斩杀。

       一天,他们匹配到了一起。狄仁杰很好奇的看着那个蓝色衣服一脸冷漠的白发男子。“他就是新英雄?”李白点了点头,“怀英你都不知道他………他………算了,来,我帮你打红,我辅助你。”“…………”狄仁杰拿到了红怪,buff在手,势不可挡的感觉都涌现出来了。在李白的帮助下把对面下单花木兰打的只剩一点血的情况下被她跑了,“真可惜。”这时,一把飞刀从他们眼前闪过,慢慢击中了在攻击范围内准备回城的花木兰。

              铠   第一滴血    花木兰

         全部人“………”,杀队长的勇气不是谁都有的……花木兰也无语了。“怀英看到了吧,他是个战士,而且可以做坦克,听说他还能当刺客,而且他的被动附加50%的伤害,你说我能怎么办,跟他抢打野?听说韩信看到他都果断退出游戏了。我也很绝望啊,而且因为他我最近人气有点下滑的趋势。”“铠,加油,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哦!!!”偶像歌手的王昭君完全抛弃了冰雪女王和偶像的包袱,化身小女生。铠一套连击过去就带走了对面诸葛亮。“(⊙o⊙)哇,铠好帅啊!!!”王昭君卖力的呐喊着。狄仁杰看了看李白,“没事,你还有我。”接下来,就发生了翘李白墙角的一幕,“射手过来拿红。”狄仁杰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到铠在”努力”普攻打住红怪,就马上赶了过去。拿到红的狄仁杰,又想了想每次都在自己打红打到快拿到的时候一个惩戒过来的李白,心里越发嫌弃。“我也觉得铠比你好→_→不过既然我们两已经在一起了,那就凑合过吧!!!唉!!!”李白:“???怎么回事,怀英我做了啥?你告诉我,你这样我很怕啊!!!”
       

【凤阴】夜色

不适合写段子的我,果断滚回来写文了。

小学生文笔

咸鱼进行时

凤白x阴阳师

设定崩,我都看不出这是白狄了【捂脸】





       狄仁杰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禁止去后山,作为一个乖孩子,狄仁杰遵守承诺到了五岁,其实从他可以记事起,也没有几年。之所以会打破诺言,也是因为,作为阴阳师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与生俱来的好运气和天赋总会让人嫉妒的…!年幼的他毕竟学的不够多,被一群大孩子逼进了后山。

          “后山有什么呢?”狄仁杰在前年曾经问过自己的父亲,可得来的却是叹息。狄仁杰不再去纠结后山到底有什么……因为这点不是他该操心的,他只是个孩子而已,家族的辛密总有一天会交托于他手,到时候一切自有分晓。狄仁杰很聪明,这也是为什么他父亲对他倾囊相授的原因,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才是个孩子的他,却充满心计。

           布满血腥味的洞穴并不能让狄仁杰停下脚步,或许也是因为有某种特殊的声音在呼唤他吧,“呵呵,小孩,你是阴阳师家族的人吗?”狄仁杰看着尽头布满光亮,洞穴的深处有一个池子,池子的中心有一块布满符文和法阵的石板。一个一头白发,衣裳褴褛,满身伤痕的人,被锁链囚禁于这这点土地。狄仁杰席地而坐,“是有如何,不是又怎样?”李白抬起头看着狄仁杰,“不管是不是?现在的我都没有能力把你怎样!不是吗?”“阁下看来就是我家族隐瞒的秘密了吧!”“准确来说我是你家族不愿面对的过往!”“你很强!”狄仁杰的眼里闪过了对强者的一丝崇敬。“是以前…现在将死之人而已。”“是吗?”狄仁杰将头扭过一边,细细打量着这方空间。“后山,没有一只飞鸟!我以前很好奇为什么?这后山我从学了观风水之术时,也曾探查过。可无论我试了多少次,也还是如此,风水宝地。可是,任何鸟类都会在方圆百里内绕道,阁下是他们的克星吗?”“呵呵呵啊哈哈,就当是吧。真是听话的孩子……”“天亮了……我该走了……”“不送。”不明所以的狄仁杰迈着小短腿向外走去。

             “你相信命运吗?”梦里狄仁杰听到如此的声音,“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那你相信轮回转世吗?”“我身处阴阳家,你说呢?”“那你认为……”“我不想回答,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走吧!”“唉,天命啊,或许只有你才能……”有时候,狄仁杰的表现完全不像个小孩,不仅是家庭环境的原因,更多是狄仁杰自身吧。狄仁杰醒来,看着撒入寝室地上的那缕阳光,“你很美,所以不该被黑暗掩埋。”这句话到底是对阳光还是对什么人说的,连狄仁杰也不清楚。

          狄仁杰自那晚起就每晚花点时间去看望李白,或许是寂寞太久,李白对狄仁杰倒是很有好感,不仅把自己的经历说了,还把自己的爱情故事说了。狄仁杰也一直默默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这持续了很久很久,让狄仁杰从一个孩子长成了个青葱少年。

           “我给你送来了花…很美吧!”狄仁杰把路边随手摘的花递给李白,李白的活动范围在狄仁杰的帮助下扩大了些,至少可以脱离湖心的石板了,不过依旧不能摆脱锁链的束缚。“怕不是路边随手采的吧…”“这都能猜到还不错……”狄仁杰把花丢到李白怀里。“今天…”“今天你…”两人同时开口,“今天我把分家的小子给就地正法了,我唯一的阻碍也没了,或许不久我就能完全地继承阴阳家。”李白头歪了歪,“其实,时间还来得及,你完全没必要如此。”“放心吧,我说过了,要在我成年加冠的典礼上让你重获自由。”“我和你的关系完全没必要让你这样做。”狄仁杰摆了摆手,“就当我被你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吧。而且你看起来更适合天空。”“哼……那我就期待你的好消息了。”

          今天是个格外好的日子,狄仁杰的加冠典礼就在今天。完成一切程序,正式成为一个男人的狄仁杰,最后从父亲手里接过了族长的象征——一根神凤的翎羽。“这就是我们狄家世代守护的东西,我们是神凤的拥护者,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阳世,前往那个永恒的国度。”狄仁杰从自己父亲手里接过翎羽,“我发誓会用生命去捍卫家族的荣耀。如若背弃,那么我的时间将会加速流逝,直到我离开这世界。”“很好。”

        夜晚,对于狄家来说或许很不寻常。狄仁杰把羽毛递给李白,那是他的力量。“你这么放心我!”李白努力扯出微笑,看起来很诡异。狄仁杰看着他,“我死不了…”“?”李白有些不理解,“我从出生开始就被认定资质欠佳,父亲当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所以……经过无数次实验我诞生了,舍弃了母亲,舍弃了原本的躯体,甚至舍弃了无数不想干的孩子,经过无数痛苦的岁月,才把我的神魂锻炼至如今强大的地步。表面上今天是我成年的日子,可是那被扭转的岁月谁知道呢?”“那你倒是和我同病相怜。”李白吸收完翎羽的能量,冲破锁链的禁锢,化作神鸟冲上云霄,愤怒的火焰把这久闻于世的阴阳师家族毁灭殆尽。“偶尔,谎言是必要的,不是吗。”狄仁杰抬起头来,看着天上浑身被火焰笼罩的李白,头发,从青丝变成白发。原来什么都是错的,只有那誓言是真的。

        “那么,再会了!神凤李白!”狄仁杰向后山更深处走去,那里有他为自己准备的坟冢。

       没多久,狄仁杰就离世了,那白发苍苍的样子完全让人想不到他才刚成年。而他原以为会永远不再被束缚的李白,却也陨落了,原因未明。那只在夜色的掩护下相见的两人也在夜色中一同步入轮转的道路。“所以,我说命运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吧。不过它又开始转动了!”这是谁的声音,谁也不清楚。至于李白和狄仁杰两人那似是而非的感情,说是爱情,不如说是命运的羁绊来的贴切吧!

          长安

           侠客用剑在城门下的诗句,引起了治安官的注意。看,命运又开始了不是吗?